【将进酒Bar】酒香氤氲中华史 一文道尽五千年

2020-10-15 20:07:30 来源: 中国财富网

       “将进酒Bar”,煮酒,论史,话家国。

       先民出草莽,结绳记事,刀耕火种,或野果积贮,或稻粟丰储,天然发酵,造化与人,“酒之所兴,自上皇”,或为酒之源起。

       史传“仪狄杜康,造酒始祖”,安美名于美人,赋圣事于圣君,得甘饴于传说,汲琼浆于沧桑,或为酒文化之滥觞。

        车辚辚,马萧萧。

       周公吐哺,天下归心。天子赐酒,分封诸侯,始有春秋,后为战国。诗三百,酒香浸卷六十又三;屈子辞,醒醉之间叩天问。

       圆月弯刀,干戈玉帛;合纵连横,悲欢离合。书同文,一度量,琅琊百日会饮,应是始皇最后的高光。戍卒叫,函谷举。鸿门宴后,霸王残醪一尊;大风歌头,高祖畅饮三日。

       及至武帝,威服四夷。“明犯强汉者,虽远必诛”,金戈铁骑,长驱漠北;丝绸之路,商旅不绝。

       马萧萧,旗猎猎。

       天下三分,煮酒论英雄。临酒赋诗,温酒斩将;觥筹交错,奇谋迭出。回望三国,一部酒的江湖。只有不善饮的孔明,像神一样存在。

       南征北伐,不若竹林吟啸;裂土封疆,怎堪兰亭挥毫?谢王堂前,曲水流觞;桃花源里,东篱采菊。或进或退,亦醒亦醉。

       历史怆然演进之中,唯有那坛陈酿兀自飘香。

 

       旗猎猎,风瑟瑟。

       雄汉既远,盛唐迫近。青春作伴,白日放歌。豪气干云,血脉贲张。四方辐辏,驰诗纵酒。“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”“将进酒,杯莫停”……

       玄奘西去,佛法东来。万国衣冠,溢彩长安。韩柳文章,脱千年之羁绊;李杜光焰,耀文明之峰峦。

       江山锦绣,不失尚武血性;盛世梦幻,只待岁月典藏。大唐的醉意,始终那么浓烈芬芳。

       风瑟瑟,水渺渺。

       陈桥兵变,黄袍加身,太祖举杯,酒释兵权。这杯酒,也释出了重文抑武的大宋。范仲淹、欧阳修、苏东坡……文豪辈出大师云集,能臣巨匠灿若星汉。

       岳阳楼上,把酒临风忧天下;琅琊山中,醉翁之意不在酒;黄州江畔,无酒不成赤壁赋。

       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”,以酒起笔;“料峭春风吹酒醒,微冷”,以酒转承;“人生如梦,一尊还酹江月”,以酒收篇。酒,滋养着大起大落的旷达人生,造就了历久弥新的千年经典。

      有宋一朝,酒愈酿愈烈,然刚毅勇猛之雄风,徒见于酒肆教坊,逐渐匿迹于大漠草原。当十万军民跳海殉国,“崖山之后,再无中华”。

 

       水渺渺,山迢迢。

       “问世间,情是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?”惊天一叹,酒香缠绵;“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,只影向谁去?”揪心一问,氤氲流连;“千秋万古,为留待骚人,狂歌痛饮,来访雁丘处”,慷慨一诺,百代酩酊。

       两阙豪词,写尽世间悲凉;一代文雄,终成亡国遗老。

       蒙元铁骑,横扫欧亚。革囊马乳,巡觞浩荡。宏阔疆域之内,民杂酒丰,习俗交融,不问西东;蒸馏酿造之法,渐于江南塞北,盛于乡野宫廷。

       蒙元帝国,人类文明史上一个狂醉的存在,剽悍却短暂。

 

       山迢迢,路漫漫。

       酒烈血热,政暴民反。明太祖呼乡为伍,聚饥成军,兵锋所指,山河归一。及至金陵登基,海内承平,诏令造酒楼一十六座,以待四方商贾。秦淮河畔,桨声灯影,酒旗飘摇。

       朝举野兴,官行民效,“千乘之国、十室之邑,无处不有酒肆”。当是时,蜀南长江岷江交汇之处,酒坊林立,其酿酒之窖池,持续发酵至今,凡六百五十余年,为天下之奇也。

       酒,浸润百姓日常,动摇文人心旌。小说戏曲隆起高原,四大奇书造就巅峰。然,均不及阳明先生临终那声喊,“我心光明,夫复何求?!”

       路漫漫,天苍苍。

       五征蒙古鼓角声远,七下西洋潮头渐歇。忠臣冤死,大明气数尽;长城洞开,满清叩关来。

       有清一代,盛世康雍乾,盛文桐城派。“庭有枇杷树,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,今已亭亭如盖矣”,云云。然堪当古典文学之“盖”者,红楼梦也。全书一百二十回,酒字五百八十六次。

       自晚清始,东方睡狮,惨遭列强群噬。百余年战祸盈门,四万万民不聊生。仁人志士,救亡图存。长夜难明,枯灯冷醪。

       传,方外巴拿马,兴万国博览会,有酒名五粮液者香惊四座。或为黎明之辰星,光华萤照,苔花始开。

       巍巍华夏,涅槃新生;少年中国,雄于地球。坊店肆铺,焕然一新,“把酒酹滔滔,心潮逐浪高”。

       今日之中华,旭日东升,其道大光;今日之世界,霸权犹在,凌辱时现。从鸦片到芯片,从陆疆到海疆,忧患始终,梦想不灭。

       民族复兴,就要复兴雄汉之勇敢刚烈、魏晋之儒雅风流、盛唐之自信开放、大宋之文化昌明、明清之物货自由。

       从某种意义上讲,就是要复兴潜藏你我血脉深处的酒神精神。

       这,就是“将进酒Bar”的追求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[责任编辑: 四海 ]
010090090090000000000000011100001394186631